2006年10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
2006/10/10

  问:第一个问题,三年多以来,中国一直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政策,但是朝鲜昨天进行了核试验。中方将采取什么措施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第二个问题,这次核试验将会对传统上一直很密切的中朝关系产生什么影响?中方是否将减少对朝的经济援助,如能源或者粮食援助?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正如你所说的,实现半岛无核化、防止核扩散是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一贯立场。这一立场没有改变。昨天的外交部声明已经明确阐述了中国政府对朝鲜进行核试验的严正立场,朝鲜无视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悍然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中方强烈要求朝方信守无核化的承诺,停止一切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行动,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维护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符合有关各方的共同利益。在当前形势下,中国政府呼吁有关各方冷静应对,坚持通过对话和协商和平解决有关问题。中方将继续为此作出不懈的努力。中方也正在进行积极的外交努力,做各方的工作,以使朝鲜半岛核问题尽快回到六方会谈轨道上来。我们希望有关各方能够积极行动,推动形势向缓和的方向发展。

  关于第二个问题,朝鲜方面进行核试验给中朝关系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中国政府一贯致力于发展同朝鲜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这一政策是坚定不移的,没有变化。我们在处理同朝鲜的关系的时候,遵循两个原则:第一,符合中朝双方的共同利益;第二,有利于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我们将继续本着这样的原则处理中朝关系。

  现在国际社会和有关各方在就如何应对目前的局势进行研究和探讨,提出了一些建议。中方一直并且将继续关注形势的发展。中方将继续同有关各方,包括安理会的成员国就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交换意见。我们采取的所有努力,第一要有利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第二要有利于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和稳定,第三要有利于六方会谈能够尽早恢复,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

  问:日前朝鲜的核试验是否表明中国的外交是失败的?中方是否会支持制裁朝鲜?

  答:中方在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整个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作出了积极的、艰苦的努力。如果回顾一下六方会谈的历程,作为六方会谈的主席方、也作为半岛核问题的主要斡旋方,中方一直在作积极的努力。实际上,大家也都认为六方会谈在过去的几年中取得了重要、积极的进展。特别是在去年9月19日,六方会谈的各方就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通过了《共同声明》,达成了重要共识。目前最重要的是这些共识能够得以落实。在那次六方会谈之后,形势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也遇到了象今天这样大的困难。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越是应该冷静应对当前的形势。目前六方会谈各方以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支持继续通过六方会谈、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这也足以证明六方会谈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方式。我不认为出现目前的情况是中国外交的失败,也不认为这是有关各方和国际社会外交努力的失败。恰恰相反,我们应继续沿着六方会谈的轨道、朝着无核化目标走下去。

  追问:美国希望朝更换政权。你是否认为金正日适合领导朝鲜?

  答:中国政府历来的政策是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我们认为,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应该遵循《联合国宪章》,遵循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准则。

  问:你是否认为朝鲜拥有核武器将会使东北亚地区更加危险?危险从何而来,责任在谁?

  答:由于朝鲜方面进行了核试验,使东北亚地区和朝鲜半岛的局势比过去变得更为紧张。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各方应该冷静对待。同时,我们也要求朝方履行其无核化的承诺,停止采取任何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行动,尽快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至于朝鲜半岛核问题本身,从一开始,我们就认为这个问题将非常艰苦和复杂。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有关各方特别是主要当事方做出共同的努力。在目前情况下,各方应该按照六方在去年9月19日达成的重要共识恢复会谈,落实各方在《共同声明》中作出的共同承诺,进而实现朝鲜半岛的持久和平与稳定。

  问:据报道,中国向美国等国通报了朝鲜将进行核试验。中方是什么时候知道朝鲜将进行核试验的?

  答:你在关注一些具体的细节,我觉得这些细节在目前的情况下并不重要。中方所采取的有关外交努力和外交行动是有益的、负责任的。

  问:朝鲜事后是否向中方确认其进行了核试验以及核试验的规模和种类?

  答:在朝鲜进行了核试验之后,中方同六方会谈的各方都有着接触,并就有关问题交换意见。至于朝方进行核试验的具体细节,朝方在其声明中已经作出了解释。

  问:上周你要求朝鲜保持冷静、克制,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下一步是否应该认真地思考一下制裁的问题,你对此持何立场?第二个问题,现在你认为朝鲜是核武器拥有国吗?

  答:中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出发点是采取任何措施都要有利于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有利于保持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有利于恢复六方会谈,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将根据这些重要的原则来决定下一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国外交部昨天的声明已经明确表示,中国反对核武器扩散,也坚决反对朝鲜方面进行核试验。

  问:朝鲜的核试验对中朝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

  答:我刚才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朝鲜方面无视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悍然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的反对。朝鲜这样的做法给中朝关系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实现半岛无核化符合包括朝鲜在内的各方利益。我们将继续致力于发展中朝睦邻友好合作关系,我们希望中朝关系能够建立在双方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能够建立在维护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和平与稳定的大局的基础上。

  问:在朝鲜核试验以后,中朝双方有何接触?胡锦涛主席是否跟金正日通过电话?中朝其他级别官员有何接触?

  答:在朝鲜方面进行了核试验之后,中方同有关各方,特别是同六方会谈的其他五方通过外交渠道进行了接触,就目前的事态发展交换了意见。我们希望这些积极的外交努力能使朝鲜半岛核问题尽快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除此之外,我没有更多细节向你提供。

  问:朝鲜核试验之后,中方向朝鲜驻华大使表示抗议了吗?

  答:你可能也注意到了,在朝鲜方面进行核试验之后,中国的外交部发表了声明,阐述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中方的有关立场朝方是清楚的。

  问:中国是否担心朝鲜的核武器计划会导致东北亚地区的军备竞赛,尤其是韩国和日本会被迫发展自己的核武器来威慑朝鲜?

  答:中国政府反对核扩散的态度是坚定的。我们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形式进行核扩散。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希望各方保持冷静,以负责任的态度应对当前的困难局面,最重要的是要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问:韩国说将停止对朝人道主义援助。世界粮食组织称朝鲜数以百万计的人现在面临饥饿危险。如果朝鲜面临粮食制裁,中方是否愿意增加对朝鲜的粮食援助?

  答:韩国方面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是由韩国政府决定的事情。我们希望有关决定能够有助于在朝鲜半岛实现和平与稳定,有助于六方会谈的恢复。你刚才谈到的这个问题,是国际社会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采取任何行动都应该充分考虑到朝鲜人民的人道主义和民生的需要。

  问:昨天,韩国的六方会谈代表团团长访问了中国外交部,日本媒体在外交部门口还看到了俄国和美国公使,请介绍会谈内容。从此次中国外交部声明看,中朝关系将受到影响。中国共产党正在举行十六届六中全会,中方是否会考虑修改《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

  答:关于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中方与各方就朝鲜半岛局势问题保持着沟通与接触。中方阐述了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各方也表达了他们的立场。我们希望这些外交努力能够取得积极成果。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没有听到有修约的考虑。

  问:你们不想干涉别国内政,但是你们是否愿意看到朝鲜由一个更可靠、更稳定的人领导?

  答:中国政府的一贯政策是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包括朝鲜。我们衷心希望朝鲜能够实现和平、稳定、发展、繁荣。

  问:你说核试验会对中朝关系产生消极影响,能否具体说明会产生什么消极影响?边防部门说中朝边界国庆假期期间关闭,请证实。何时重开?你过去说中方原则上不赞成制裁朝鲜,现在中方是否支持对朝鲜进行制裁?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个问题上,中朝之间出现了重大分歧,我们对朝方所采取的政策表示坚决反对。我们也呼吁朝鲜方面能够切实履行关于无核化的承诺,停止采取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的任何行动,尽快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

  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目前中朝边界是正常的。

  关于第三个问题,我在刚才的表态中已反复向大家说明,我们认为联合国安理会应该采取适当的行动,有关行动应该有助于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外交努力,应该有利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有利于实现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有利于六方会谈的恢复。中方将继续同有关各方就有关问题进行协商。

  问:中国科学家是否已对核试验进行了调查?核试验是否会危及中国?

  答:中国有关部门一直在密切关注朝鲜进行核试验可能产生的后果和影响。我们没有发现对中国大气造成污染的情况。

  问:你几周前多次提及六方会谈,现在朝鲜已进行核试验,你认为如何能使他们重返回六方会谈?现在是否有计划举行会谈,或者只是为了会谈而会谈?另外,你是否认为可以采取武力消除朝鲜的核能力?

  答:我们从来不认为六方会谈是为了会谈而会谈。六方会谈的根本目标就是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推动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进程。在过去的几年中,经过各方艰苦努力,六方会谈取得了一些重要的进展。我们希望这一进程能够继续下去,能够缓和朝鲜半岛的局势,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

  关于你提到的动武,我认为这是不可想象的。

  问:联合国安理会决定推荐韩国外长潘基文担任下一届联合国秘书长,中方对潘基文有何期待?

  答:我们对潘基文先生被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推荐为下届联合国秘书长表示高兴和欢迎,中方期待着联合国大会能予以顺利核准。

  问:你说六方会谈取得过积极进展,但现在朝鲜进行了核试验,怎么还能说六方会谈取得了积极进展呢?另外,你说使用武力是不可想象的,是指对于中国不可想象还是对于六方会谈所有国家都不可想象呢?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你似乎仍认为六方会谈没有取得进展甚至是失败的。我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也非常困难,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到各方、特别是主要当事方的关切,出现波折是预料之中的。要解决核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来,还是需要有关各方通过显示灵活、冷静应对来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进程。

  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我想你和我一样都不希望朝鲜半岛发生任何军事冲突甚至是战争。从其他国家的正式立场来看,各方都表示现在仍然有机会通过对话和协商、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没有人说考虑使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中方反对战争,我们希望各方能够作出切实努力,坚定地致力于通过对话和协商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解决半岛核问题。

  问:根据中朝相关协定,中方对朝负有何种义务?如果朝鲜发生军事冲突,中方对朝又将负何种义务?

  答:我认为中方的义务是继续发挥自己在朝鲜半岛核问题解决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做有关各方的工作,同有关各方继续沟通和磋商。第一是要把各方请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来,第二是推动六方会谈不断取得进展。

  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这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

  问:中方能否证实朝鲜确实进行了核试验?

  答:关于你的问题,昨天的中国外交部声明已清楚地阐述了中国政府的立场。

  问:中国将采取什么措施把朝鲜拉回到六方会谈谈判桌前?中方会否向美施压,以使朝方获得想要的让步?

  答:在恢复六方会谈问题上,朝方和美方还存在着一些重要的分歧,各位通过一段时间以来的形势发展也能注意到这一点。我们希望朝美双方能减小分歧,克服障碍与困难,使六方会谈能得以恢复。

  问:有报道称中国边防部队,尤其是中朝边境的部队已取消休假。请证实。

  答:我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中朝边界是正常的。

  问:有消息称朝鲜有可能计划进行第二次核试验。您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问:你刚才提到美朝之间有分歧,我猜想分歧应该包括澳门汇业银行问题。中方是否完成了对澳门汇业银行的调查?对于这个问题中方现在有何说法?

  答:我想你可能对这个问题有些误解。有关调查是由银行方面和美方进行的,我们也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尽快得到解决。我们希望各方能以大局为重,以无核化为重,以半岛和平稳定为重,使六方会谈尽快得以恢复。

  问:朝鲜对全世界表现出非常粗鲁的姿态,并且惹怒了各方,但你一再强调各方应保持冷静,应重返六方会谈,请问现在恢复六方会谈还有何作用?如果恢复将讨论什么问题?

  答:六方会谈是国际社会,也是六方会谈各方所认可的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最佳途径,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方说六方会谈已经失败,不再需要六方会谈了,事实上各方都希望六方会谈能够恢复,也就是说国际社会和有关各方都希望通过六方会谈,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有些国家和舆论认为在处理朝核问题上应该有更多选择,不管采取什么方式,我们认为最后还是要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我觉得没有必要对六方会谈持悲观失望的态度。

  问:我们常说中国对朝鲜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朝鲜却没听从中国的劝告进行了导弹试射,昨天又进行了核试验。中方现在对朝鲜是否仍具有影响力?

  答:我们已多次重申,中朝双方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中朝两国是平等的、主权独立的国家,按照《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准则来处理两国关系。双方在过去几年中就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保持着沟通和磋商,双方有很多共同点,但是也出现了重大分歧。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中方是坚决反对的。我们将继续同朝方及其他各方就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进行沟通和磋商,争取达成一些共识,使各方回到谈判桌前,通过推进六方会谈来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

  问:中方一直反对在处理朝核问题上援引《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这一章将允许对朝实施制裁。中方现在是否有不同考虑?中国领导人曾一再敦促朝方不要进行核试验,但朝方却不顾中方呼吁进行了核试验,有人说这标志着中朝两国关系降至50年来的最低点。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中方坚决反对采取战争的方式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这个立场是坚定的,也是国际社会所共知的。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中方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中朝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这一立场没有改变。朝方进行核试验给中朝关系带来了负面影响,我们希望朝方能够回应国际社会的普遍呼吁,信守无核化承诺,不要再采取任何导致局势恶化的行动,这也有利于中朝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问:中国是朝鲜近邻和紧密同盟,也是有核国家,可以理解中方希望朝鲜的核试验是安全的核试验。中方是否向朝提供了核试验技术援助以保证朝鲜的核试验是安全的?

  答:我不赞成你刚才说的中国是朝鲜的同盟的说法。中国奉行不结盟政策,不同任何国家结盟。中国同朝鲜的关系是建立在国际关系准则基础上的正常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在此再次重申,中国从未同朝鲜进行过任何形式的核合作。中国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缔约国。在核不扩散的问题上,中国恪守国际承诺和有关国际公约,主张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普遍性、有效性和权威性,以负责任的态度来处理有关问题。

  问:朝鲜不顾中国和国际社会的愿望悍然进行核试验,应得到何种惩罚?

  答:我认为现在要讨论的不是对谁进行惩罚的问题,这是一种消极的态度。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在内,应采取积极的、适当的行动,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实现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通过对话协商解决的角度来看待和处理有关问题。

  问:你认为现在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你怎么描述现在的中日关系?上周的中日领导人峰会是否使中国在面对朝鲜核试验时对避免地区安全危机更有信心?

  答:我们相信美方目前也在对朝鲜半岛局势进行分析和研判。我们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各方冷静应对目前的形势,多做有利于六方会谈复谈的事,多做有利于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事。

  关于你提到的中日关系的问题,前天中国领导人同日本新任首相安倍先生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双方就涉及中日关系各方面的问题,特别是政治基础的问题进行了认真、坦率的交谈。我认为这次访问对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是有益的,正如双方领导人所表示的那样,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已开启了一扇希望之窗。我们希望这扇窗能长期开下去,中日两国关系能长期、稳定、健康地发展下去,我们愿意同日方为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继续作出努力。